EVENT

PLANNING

STUDYING

BOOKING

GOLF NEWS

COURSE GUIDE

EQUIPMENT

韩雨岑的「好运设计」

来源: | 作者:女子中巡CLPG TOUR | 发布时间: 2024-02-27 | 13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“过程!只有过程!”它来源于史铁生的散文《好运设计》,也是今年韩雨岑的顿悟时刻。

“过程!只有过程!”它来源于史铁生的散文《好运设计》,也是今年韩雨岑的顿悟时刻。


事实上你唯一具有的就是过程。一个只想使过程精彩的人是无法被剥夺的,因为死神也无法将一个精彩的过程变成不精彩的过程,因为坏运也无法阻挡你去创造一个精彩的过程,相反你可以把死亡也变成一个精彩的过程,相反坏运更利于你去创造精彩的过程。」当韩雨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,迫不及待地画上高亮黄色,仿佛为现阶段自己的困惑与心结指明了方向。



作为2019年转职业的球手,韩雨岑曾几度摸到冠军奖杯,却都在最后时刻崩盘。2023天津女子挑战赛上,韩雨岑首轮领先,决赛轮出发时仅落后2杆。可惜一号木顽疾在关键时刻发作,全天开球只上了4个球道,在只用了24推的情况下打出77杆,又一次与冠军失之交臂。


如何避免决赛轮崩盘,是韩雨岑急需突破的部分。具体来说,就是如何避免一号木的崩溃:关键轮次,让一号木能放在球道上。



“我的一号木总在决赛轮‘放烟花’。我一直在尝试,找到让我的木杆变好的方法。”她也知道,技术之外,还有心态在作祟:开完之后总会担心球去到自己不想去的地方,打不出“设计的好球”;更害怕在观众和其他人面前丢脸、无法面对自己脑海里的嘲笑。


转变发生在6月末的高尔夫酒广东女子公开赛上。韩雨岑因左手腕伤退赛,给倪梓心当起了球童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完全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参与比赛。”她说,“这让我学到了很多。以前打不好球,我非常害怕其他人说‘哎,韩雨岑怎么打出这样子的球’。但当我作为观众的时候,我看到场上相同的‘放烟花’状况,我不会嘲笑球员,更不会觉得她丢人。相反,我会想如何积极鼓励她。”


那一刻她发现,当球员韩雨岑打出坏球时,想象中的嘲笑也几乎不可能发生,“那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?”



放下包袱,当一切回到最简单最轻松的状态,才能打好每一颗球。“把注意力集中在过程中的每一杆时和把注意力放在最后名次,那种心态完全不一样。当我去享受自己打的每一颗球的过程时,整个人都明朗了。”


那一刻,韩雨岑与《好运设计》有了更深刻的共鸣。「从过程中的点点结果聊以慰藉。西西弗斯的石头如果完全不动,还会有意义吗?最后击败绝境的是知足罢了。」回看自己当初记下的读书笔记,韩雨岑会心一笑。


无论何时,面对任何提问,尖锐或惯常,通常来讲「打好每一杆」是一个不会出错的答案。而真正做到的人则少之又少。如今,韩雨岑终于成了其中之一。



新加坡女子大师赛一结束,韩雨岑马不停蹄地赶回国,现身7月初的起点中巡金立肇庆站。虽然同样以一杆之差惜败,但她坦言这是自己非常满意的“过程”。“虽然最后一推推短把冠军让出了,但那天我的一号木基本是没有失误的,救球率也达到了100%。我非常开心自己能在冠军组的中打出负三,看到了自己的突破。”



转职业前,韩雨岑绝对算天赋型高尔夫选手。打业余比赛时一周只花一两天练球,在并不刻苦的情况下也能场场打前三。2019年转职业后,11场比赛半数不晋级,她才发现职业赛场竞争如此激烈,好名次仿佛成了远不可及的事。“那一年我想了很久,自己到底喜不喜欢高尔夫?是不是真的适合这项运动?为什么总是不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?”


2021年8月,韩雨岑站上丽江的蹦极台,穿好装备不到5秒钟便跳了下去。这个坐飞机只选过道座位的恐高患者,希望用“勇敢一把”和过去思虑过多,赛场上畏手畏脚的自己做告别,虽然这只是一个起点,但她欣慰自己完成了此前从不敢的尝试。



韩雨岑承认,自己真正爱上这项运动,其实在转职业之后,准确来说是渴望征服这项运动。“职业高尔夫非常有挑战,自己也看到了更多优秀的球员。所以我开始很刻苦地练球,做梦都在打球,平时发呆的时候甚至都在想动作......”


8月8日,她将赴美,去女子美巡参加资格考试第一关解锁未知的考验。就像当年站在丽江的蹦极台上:只要走出舒适圈,都是在突破自己,这样很酷。


“很厉害的球员”韩雨岑希望别人这样谈起她。


文:Emma

图:女子中巡及韩雨岑本人